欢迎访问优美文章网网站!
  • <small id='ajcwjjs2'></small><noframes id='3zj5urp1'>

      <tbody id='5wke4g9d'></tbody>

    槐花团子的母爱

    发表时间:2020-09-10      文章来源:互联网

        心灵深处朱自清散文春,总有些锁碎的记忆,宛若初秋的阳光,穿透梧桐的枝枝叶叶,撩起一阵错杂的光影,把绿色送进了窗口.    厨房里,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那和面,微风轻轻吹散了她的几缕发丝,一旁的台子上,放着择好洗净的小花辨,白白嫩嫩、晶莹润泽,似透着几丝青绿色的珍珠。     这是什么?”我好其地问。     是槐花!”妈妈倾斜着身子,上半身微微转过来,嘴角漾起一丝孤度,抬起头说,今天我包槐花团子给你吃!”    槐花团子!”一个惊喜间,我竟不由自主地笑了。 记得年幼时,第一次吃它的时候,还是外婆做的。 做工复杂,难度也大。 那时,我肠胃不好,油多的东西吃了不消化,过于清淡又没营养。 于是,外婆就想出了这个办法。 自从外婆回到老家,我就再也没有尝到槐花团子团子的味道了。 今天,妈妈又为我下厨,让我感到一股暖流涌上心头。     风吹散了我的思绪,眼前,干活利落娴熟的妈妈早已将面料和好。 洁白光滑的面料,我用手按了按,软硬恰到好处。 只见妈妈把槐花倒入面料中,一点一点仔细地按揉着,把颗颗小花揉进面料成团状,随后故事,她用杓子挑起一些蜂蜜,淋在团子上。     我静静地看着忙碌的妈妈,阳光为她的碎发镀上了金黄的色彩,那个平凡的身影,看起来如是的深邃。 从早晨的第一束阳光到傍晚的最后一抹彩虹,都是忙着。     团子好了,萦绕着薄薄雾气。 我戴着防热手套,急忙拿了一个,一边吹着热气,一边轻轻地在那米白色的团子上咬了一口朱自清散文春,啪”的一声,槐花好象在我的嘴里绽开了,瞬间,满嘴的清香在舌尖萦绕,久久不散。     妈,这小花这么香呀!”    它呀朱自清散文春,可孕育了一个寒冬呢!”    呀,一个寒冬!”我重复了一句!我顿感槐树孕育槐花要一个寒冬,母亲培育孩子,要多少个日日夜夜。 看着眼前的妈妈,一缕白发和皱纹悄悄地爬上了她的额头,这是过往的岁月记载了母爱的沧桑。     看着眼前的一个个槐花团子,再看看慈祥的母亲,我第一次从心灵深处感悟到忍受过往岁月的艰辛、体贴我最多的是母亲,是伟大的母爱。     岁月如歌,槐花团子的香甜……,又如何比得上母爱无限
    现代散文作家 秋天唯美散文 朱自清散文春

      <tbody id='9pheksaz'></tbody>
  • <small id='ajdlvgxh'></small><noframes id='3b17m1ft'>

  • <small id='ky3h8rf5'></small><noframes id='l1u7wvsl'>

      <tbody id='avddkx0q'></t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