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优美文章网网站!
    <tbody id='i92k65s7'></tbody>
  • <small id='osc5gqcu'></small><noframes id='lbafb37v'>

  • 从汪曾祺书画首展再读文人画(一):画者,文

    发表时间:2020-09-13      文章来源:本站

    就这样挺好,与汪老头儿的风格很搭,就这样清清静静地走近汪老头儿,读似乎仍留着他哀乐、体温与小温”的那些书画,对比那些简淡清远的文章段落,小品其文,小品其画,画与人,人与画,有时想要微笑,有时。 老头儿晚年曾有愿望:办一个画展;出一本画集。 在他去世三年后,由子女选编的《汪曾祺书画集》曾首次以非卖品”形式面世,当年到高邮曾获赠一本,一直当作宝物收藏,但没想到的是,老头儿开画展的愿望却直到今年才真正实现。 还是高兴的,而且,感觉汪老头儿似乎在什么地方,有点不无得意地笑,表情间似乎在问:画得怎么样?” 其实是不需要回答的。 宋代邓椿论画有言画者,文之极也。 ”可谓中国文人画的点睛之句,这一句话对别的人不好说,但用到汪曾祺身上,还是比较合适的。 或者可以说,汪老头儿晚年文外余事的那些画作恰恰不经意间回归了文人画的正脉。 虽然部分画作的笔墨线条仍有待锤炼处,但却是真正的逸笔草草莫言散文,满纸文气,与他的文章,以及他所喜爱的青藤、白阳、石涛、金冬心、李复堂、齐白石,都是声气相通的。 展览名岭上白云”出自南北朝陶弘景的《诏问山中何所有赋诗以答》: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 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 ”这是汪曾祺喜欢的诗,他曾说:一个人一辈子留下这四句诗,也就可以不朽了。 我的画,也只是白云一片而已。 ” 虽然汪曾祺也曾说;我的画其实没有什么看头,只是因为是作家的画范文,比较别致而已。 ”我的文与画,只是人间送些小温而已。 ” 展出现场 展览现场的汪曾祺散文手稿 然而整整一天,流连于展厅之中,反复读其留着汪老头儿小温”的那些笔墨,再听专程从北京赶来的汪曾祺女儿汪明、汪朝等忆老头儿的那些书画往事,听策展人陈纬说起展览背后的偶然与曲折,复读其文,再读其画,自己却越来越坚定且偏执地以为:从审视中国文人画历史发展的角度而言,他的那些画作,可能比当下很多以文人画自诩的所谓专业画家要重要得多。 老头儿当年曾后悔没考艺专,甚至40岁时还念叨着回到美院读书,但现在想来,如果经历了美术学院延续至今的苏式素描那一套教育,老头儿笔底还会有那样流淌着清静、自然与温暖吗?而那些可以让人一读再读的如春初新韭秋末晚菘般的文章,还会如泉水汨汨而出吗? 汪曾祺在西南联大时 我看着老照片里年轻时叨着烟斗故作文艺腔的小汪,一方面感觉他当然会拒绝僵化的素描教育,但曾疑心真正投入美术专业的他会一头扎向西班牙毕加索、达利那样的风格——就他象年少时所写的《复仇》那样先锋的文本——但再想想其实还是未必,毕竟他真正喜欢的西班牙人还是笔下安静惆怅的阿左林——特别擅长于描写安静,描写在安静的回忆中人物的心理的潜微的变化,他的‘意识流’是明澈的,覆盖着清凉的阴影,不是芜杂的、纷乱的。 热情的恬淡,入世的隐逸。 ”表面上看,汪曾祺其实很早就回归了平淡抒情、朴素简净的文风,内里则是对随处可见的自在与绵密的凝练,就像书画线条的有法与无法一般。 他毕竟还是擅写秋水文章的沈从文的学生,喜爱周作人、废名与孙犁,年少时受大运河、高邮湖一汪水波的影响以及他祖父、父亲书画收藏之风的影响,一种文脉一直隐隐相承。 如果没有汪老头儿那样的人生,就没有那些些文章,也就没有那些画,而没有儿时因家庭原因耳濡目染的那些书画氛围与收藏,也就没有老头儿的那些文字——那些画与那些文字,其实都是天成的,也是相辅相成的,是他的生命印迹莫言散文,也是他的一个说不清的梦境,一直在童年的汪曾祺心里生长,老了,或溢而为文,或溢而为画,如此而已。 汪曾祺书《梦故乡》 汪曾祺,《紫薇花对紫薇郎》,纸本设色,1988年 或者可以说,汪曾祺本来就是一位画家——在晚上年重新回归绘画前莫言散文,就已经画了几十年的画,只不过,那些画是处于一种隐”的状态,就象儿时的汪曾祺喜欢东看西看,再到东写西写,有的虽未形诸文字或笔墨,汪曾祺的人生却是无日不写,亦无日不画的。
    情感散文精选 毕淑敏散文 鲁迅的散文有哪些 莫言散文
      <tbody id='jqkprz6z'></tbody>
  • <small id='g9b1ebjy'></small><noframes id='2dgcxemz'>

      <tbody id='px57be95'></tbody>
  • <small id='6abqwnv3'></small><noframes id='baf5vgsh'>